新舍友

小说:被校霸看上了怎么办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星河伴晚 字数:2267

哥,哥,慢点啊,我跑动了,等等我啊!”江衡在后面追着临,上气接下气,还带喘……

走路呗,我先回去,等会来我宿舍找我也行,我先走啦!”话说完,临就冲向宿舍,江衡听了他话,也没有再追了,放慢了脚步……

果然,米八矮个子是没有办法和米九比……害,太难了……

“砰!”宿舍门被脚踹开了,进屋就躺在了没有铺好床上,头往隔间那里去。

间宿舍是两人室,外加个隔间,那个隔间其实就是卫生间,里面点是厕所,外面点是阳台,是用来洗漱晒衣用

他好像见里面有个白色人影,并且那个人影还有点熟,好像在哪见过……

临从上铺下来,往里面瞅了眼~哦!果然是他!临没有察觉到他嘴角上扬了,眼中满是笑意,并且起来有点……有点猥琐。

“天呐!怎么在外面偷我洗衣服?并且还出声?是有病啊?”临吓到了,洗衣服听见门外有点声音就往外面瞧了眼,结果……结果竟然见有个大男人着他,并且表情还很猥琐,可真是吓坏了……

临:“谁偷了,哪只眼睛见我偷了,我好端端个男人洗衣服干什么?并且还是个长得没我好男人……”

“呵……偷就偷,干嘛还承认……?我又没有说要怎么样,过他是怎么做到解释时候夸自己长得帅并且还夸恰到好处点违和感都没有?”开始佩服起了眼前个男人,他是他见过最要脸个男人……眼,就继续洗衣服了,……准确来说应该,应该叫白了他眼……

到了他白眼,在心里默默说了句“是第理我还对我态度那么差男人,错,成功吸引了我……”

:“是我室友吗?”

临揉了揉鼻子:“没错,我是室友,是是很高兴呀?”

出声了……

临:“已经十二点半了,有没有吃过饭?没有话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如果江衡在话他定会在旁边说好几声卧槽,是说要整理房间没有时间去食堂吃饭吗?

:“了,我吃泡面,去吃吧,我先把衣服洗完!”

临:“应该还知道我是谁吧,我是临,身为我舍友我怎么可能会让吃泡面?我从来让我舍友吃泡面……我都是带我舍友去食堂吃饭现在是我舍友,所以要听我话,是,没错要听我话!!!”

江衡和前舍友如果在话估计要喷出口老血,江衡“是说去食堂吃饭要在宿舍吃泡面吗?”前舍友“确定舍友吃泡面?确定有请我去食堂吃过饭?睁着眼睛说瞎话,要脸,啊呸~”

说话,就样子盯着他,虽然他是转学生,但是对眼前英勇事迹还是有所耳闻,怎么可能那么好心??想想都知道有鬼好吗!

临了,继续洗衣服……

:“来都来了,也是个宿舍主人,拖把在那儿,去拖个地!”然后就往左下角拖把那瞄了眼,示意临去拖地……

临突然抱住了把他往墙那边挪,然后壁咚下去,撩了下头发,眼睛,十分认真说了句:“很好,男人,是在玩火,成功吸引了我注……”意字还没有说完门就被打开了,!说打开太温柔,应该说是踹开

是江衡还能是谁?他幕下巴都要被惊掉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出种事情,并且还是两男???难道他们两个是基佬?哥是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吧?江衡身为个脑补帝,已经在脑海里想出了大堆霸道总裁爱上我什么什么之类奇葩小说……?

着江衡表情呆了,突然反应过来样子做有点合适,于是他就推开了临,对江衡说:“那样,我们两个是那种关系……”

说出口他觉得更奇怪了!为什么他要解释呢?两个大男人之间能发生什么?本来就让人感到很对劲,下子解释就更乱了吗?

江衡临,动了动嘴,说完之后便逃到外面去并且还很体贴带上门,从他嘴型里出来了,他是再说“加油?”为什么要说加油,为什么为什么?此时心中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而门外江衡也没有好到哪去,“以我么多影视小说经验,说是那种关系最后都还是在起了吗?肯定是个兄弟害羞了……个钢铁直男竟然是弯?”

屋内好端端脸红了,着他张红扑扑脸,觉得他可爱紧,就又壁咚了恶狠狠盯着他,然后往上拱了他脚,对着他说“有病啊?!”就出去了,临在心中庆幸,就差点点,只要在往上点点他可能就样子断子绝孙了……

临:“去哪里啊?洗衣服了吗?”

:“要管!!!”走时候还忘踢门,咚声,把临给吓进去了……

门“我招谁惹谁了啊?为什么都爱踹我?哭唧唧”

可是临没有生气,他还觉得有点有趣,有点……甚至还有点小开心,他被凶了竟然觉得有点小开心?

是叫我拖地吗,我拖!我要让为我高超拖地技术而感到钦佩!”自言自语完他便拿起拖把,在桶里装满了水,开始拖地……“呵,是第个敢命令我干活男人,很好,成功吸引了我注意!”

走出宿舍楼就觉得自己做有点太过分了,就被壁咚了下嘛,为什么反应那么过,并且还拱他那里,行,样子做好,他是没吃饭吗?我去学校小卖部买点东西给他当做赔罪吧……

于是就买了各种口味面包和汽水,原本想买泡面,但是想起临说泡面健康之类话就换成了面包,他以为吃泡面……

刚刚打开门,刚刚踏进宿舍脚,就摔倒了,他下宿舍地板,天呐???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刚刚忘记关水龙头了吗?应该啊?

临走了过来,把拉了起来,骄傲自豪说:“怎么样?个地板是是被我拖很干净?”很好,做件事打自招了!

临:“买了什么东西?”他拿过手里袋子,打开,“还算有点良心,是么拖地拖么辛苦买来奖励我吗?”

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要是知道会拖地,并且还拖成样,他就些东西了好吗,原本还因为我拱那个地方事而感到自责,现在好了,全消了,并且拖成样好像也没有比没拖时候好到哪里去好吗?

可是想想可能是他第次拖地,拖好很正常,些话便没有说出口,他坐到了旁边椅子上,捂着脸忍着痛对着临说:“嗯,先把饭吃了,我来告诉怎么拖地,重新拖遍,个地板水太多了,太滑了,可能等到晚上还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