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 离开

小说:暗夜傀儡师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繁鸭 字数:3147

6月30日,是学院学生毕业的日子。两姐妹已经亚路圣法学院学习了三年,这三年里每天的努力学习,都是依靠对父母的思念和复仇的决心。今天,终于要离开这里了,踏入新的未知旅程。

边收拾行李,边回忆着这三年时光。突然,看到桌子的角落里,朵嫣红的蔷薇悄然插玻璃花瓶中。将那朵蔷薇拿手中细细观赏,这正是舞会那天枫送给的。

那天,夜和枫跳完了开场舞后,两人喝了些学校准备的酒水。就决定去露台透透气,只可惜露台已经“人满为患”。夜还看见了栏杆旁的妹妹和伊莱亚特,只不过面色凝重,与其情侣格格不入。

两人只好去城堡的其地方,手牵着手,步地走廊中,慢慢地走着。夜仿佛又回到了第次到这里的情形,紧张却又斗志昂扬。

走着走着,走过了学校每个角落,这里处处充满了记忆。两人正好到了天文塔塔底,夜想到了那次自己不顾切的勇气,酒精的催化下,终于问出盘旋脑海中很久的问题,“枫,莉斯为什么退学了?”

枫定定地看了夜几秒,最终还是扭过头去,“我劝退学的。”

没想到莉斯退学事是出自枫之手,“怎么会?莉斯不是的朋友吗?的族人,我记得以前就认识。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枫撇了撇嘴,眼中闪过丝狠戾,只不过被很好地掩饰起,“犯了错误,就必须受到惩罚,这也是给族人个交代。”

“犯了错误?”夜不禁有些疑惑,从未听说莉斯违反纪律或者校规,那么还有什么错误能够严重到被退学,“我记得莉斯直表现很好。”

……”枫叹了口气,“总是那么善良。伤害了那么多次,却能淡然处之。但是我不能!明明要保护的我,却是害受伤的罪魁祸首!我……”怎么能再容忍的存

愣了片刻,“其实,也没有真的对我造成什么伤害。说实话,的这些举动也帮了我不少。”毕竟若是没有莉斯的告白,自己也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对枫的感情。

枫听后把抱住夜感到有些心疼。不知道相遇之前,性格善良的还经历了什么事情。“……”将头深深埋进夜的肩颈,似乎只有血液的香气能够安抚躁动的心……

“叩叩叩!”阵急促却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夜的思绪,隔着门传模糊而又熟悉的声音。个甜美乖巧,个活泼热情,定是温莎儿和度辰。

“请进。”夜面带笑地应答着,听着问外叽叽喳喳的声音,似乎看到了门外少女已经迫不及待的画面。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漓收拾的怎么样了?”度辰打开了木门,率先笑嘻嘻地探进个脑袋打招呼。

“已经差不多了,呢?”夜刚完成手里的最后的工作,将行李从软椅上拿下,为两人腾出地方。这三年的所有东西大部分都是学校提供的生活用品,剩下的要带回温莎儿的城堡里。接下的旅程,则需要轻装上阵。

“还差点。”温莎儿摇了摇头,撅起嘴巴,瞥了眼度辰,“都是因为辰,总是去找宇飒,结果行李还没怎么收拾呢!”夜漓的对面坐下。

“莎儿,自己不还是整天粘着爱瑞克亚吗?”度脸羞赧,红着脸地走过挨着夜坐下,“轻松的日子就剩下几天了,未还不知道要遇到什么呢,伤亡肯定是少不了的……”咬了咬嘴唇,“不会永远都像鬼灵沟那次那么幸运……”

温莎儿赶紧制止了度辰的沮丧,“辰别再说了,我大家都会好好的。”探身握了握度辰冰冷的手,无所畏惧的团火也终会被严酷的命运浇灭。

辰,未谁也说不准,最优秀的预言家也不能把握命运。只要我不放弃,希望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夜也参与了安慰度辰的队伍中,温柔细语几句便把度辰的忧虑消下去了。

“莎儿,是有什么事吗?”夜漓眼见度辰情绪已经稳定,直接了当地问出此行的目的。

“我差点都忘了,”温莎儿无奈地敲了敲额头,被度辰搞得都忘了为什么,“是斐迪南校长想要我趟校长室,说是临走前再嘱咐几句。”

“那我赶紧走吧,不能让斐迪南校长久等了。”夜微微笑。

“噗嗤!”这时度辰突然笑出声,“大家,不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吗?魔法训练那次,跟今天的场景也太像了吧!”情绪得快去得也快,马上又恢复了平时的开朗模样。

三人也很快反应过,温莎儿和夜都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就连夜漓的嘴角也微微勾起。

四位女生很快到了校长室门口,恰此时四位男生也正好赶到。度下子就扑星宇飒的怀里,爱瑞克亚也温柔牵住温莎儿的手,夜和枫相视笑,却又羞红了脸。

伊莱亚特眼带笑意地扫过身边三对情侣,最后看了眼淡漠的夜漓,“既然人齐了,那么我就进去吧。”说完就轻轻敲了敲校长室的门。

门后,斐迪南校长正坐桌前,带着如既往的慈祥地笑脸。信任的眼神依次看过每个人,“我没想到离别得这样快,孩子的成长总是太快了。还没反应过,就已经羽翼渐丰,准备自由翱翔了。”站起身,到排列成行的八人面前。

斐迪南先拍了拍伊莱亚特的肩膀,“伊莱亚特,我就把七个都交给了。是天生的领导者,我相信定能带领走向胜利。”说完将自己怀里的块怀表拿出,递给伊莱亚特,“我希望它能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带给最准确的时机。”

伊莱亚特低头接过怀表,银色光滑的表面雕刻着细腻的花纹,只是边角有些磨损。郑重地将怀表放入口袋里,然后尊敬地鞠了躬,“您放心吧。”

斐迪南看向下个人,“爱瑞克亚,我知道无法释怀自己的过去,但是未也会很美好。”不着痕迹地看了眼爱瑞克亚身边的温莎儿。

“我知道了。”爱瑞克亚低下头,用刘海掩盖住了自己充满恨意的眼神。心里冷笑声,这个半神族的老头总是那么爱多管闲事。

斐迪南紧接着到温莎儿前,慈爱地拍了拍的头顶,“莎儿啊,我是看着长大的。这次的任务艰巨,但是如果顺利完成,将是最伟大的女王。”

温莎儿坚定地点了点头,“校长,我不会辜负您和父王的期望。”

个是度辰,“辰,的师父亲自把交给我,如今我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是还要继续去闯荡,去见证世界的变化。个巫女的心,是要紧系于所有人。”

辰头次如此严肃地点点头,师父对是最重要的人,只要是涉及师父的事情,都不会松懈,“校长,非常感谢这三年您对我的教导。”

“宇飒,虽然我的交流不是特别多,但是我相信能够守护的族人,并且母亲的事,也终会能够找寻到真相。”斐迪南向星宇飒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星宇飒礼貌地道了谢,握着度辰的手紧了几分。母亲的死,是心中永远的根刺。但现辰才是心中最重要的人。

斐迪南的笑容看见枫的那刻变淡了些,自然也听说过吸血鬼王子的些传闻,而且也搞不清的老朋友卡洛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枫,我希望恢复记忆后,也能保留这份单纯。”

枫露出副懵懂的样子,似乎不明白斐迪南校长的寓意是什么。

“至于两姐妹,我只想送句话。”斐迪南露出抹真诚的笑意,“人虽然要向前看,但是过去也不能忘记。次任务目标,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笑容加深几分。

次任务目标?德里克火山里的那张空白的纸条,确实已经被遗忘很久了。夜漓看了眼伊莱亚特,纸条正静静地储存伊莱亚特的个空间中。当时,没有解出那张纸条的秘密,久而久之就不再关注了。斐迪南校长的这次提醒,是说明纸条与第个神器有关系吗?

还没等夜漓思考出结果,斐迪南校长就下了逐客令,“好了,我这个老人家也不好意思再耽误的时间了。接下,整个世界就交给了。”

众人都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到学校门口。这时,弗朗西斯悠哉悠哉地从旁边走,向大家打了个招呼,还特意朝度辰笑了笑。

辰毫不留情地翻了个白眼,立刻搂住星宇飒的胳膊,宣示着自己的主权,“有事快说,没事就再见吧!”

辰,不要对教授这么不礼貌!”温莎儿敲了敲度辰的额头,“弗朗西斯教授,请问您还有事吗?”

“没什么大事。”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就是对还不太放心。我送给的那本书,希望好好利用,发挥它最大的功效。”说完,就随意地挥了挥手,“期待与的下次见面。”

辰对弗朗西斯远去的背影撇了撇嘴,“亚路圣法学院的学生给我记住了,我很快就会再次回的!”突然声大喊,引起了许多路人的注意力。

感受到别人对度辰举动的莫名其妙,温莎儿赶紧拉了拉度辰的衣服,“辰,别喊了,大家都看呢。”

“莎儿,算了吧。”爱瑞克亚微笑着搂过温莎儿,“就让发泄下吧。”

个个通过校门,心中都留下不同的感慨。最后的是两姐妹,心有灵犀地回头看去,恍惚间看见了第次走入学院的自己。

两姐妹手拉着手,同踏出了亚路圣法学院。再见了,生活了三年的地方。这里,遇到了同甘共苦的同伴,邂逅了刻骨铭心的恋人,经历生死离别的训练。这里,相遇了个崭新的世界,而外面,是段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