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皇子的辅导师

小说:最后的灵偶店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柔水天使 字数:2644

黑发少年冰冷俯视着趴地上仰望着,暗紫色眸子闪着点点寒光,他微微启唇,念动咒语,眨眼间,远出金发娃娃就移到面前。

“清楚身份,就别乱处瞎蹿。”

本想说一声“谢谢”,却被少年这一句冰冷话给堵了回来。

黑发少年说完上了马车,群又沸腾起来 ,好像刚才事都没有发生过。

是啊,又有谁会意一个如蝼蚁般所犯错呢?众依旧欢呼着二皇子伟大功绩,又有谁能想到卑微恐慌呢?

怎么这里?我找了很久。”少妇从群中冒出来,擦了擦额角汗,,却发现动,于是索性背起小小身子。“惹了皇室?”少妇突然危险眯起双眼,看低头语:“要知道,如果会牵连到村子,族长绝会吝惜一个没用小巫!”

马车内。

金发绿眸英俊男子看着一脸冰冷少年,问:“怎么去了那么久,出事了?”

“扫了一只蝼蚁而已,殿下何必乎这些。”

“说得这么绝,是想让我意?”男子扯开嘴角坏笑,看着亚洛斯有些躲闪紫眸,“罢了,我也没工夫计较这些。等会儿到了宫殿,老头儿给我派了来,给我应付下。”然后头一仰,假装打起盹来。

亚洛斯一惊,没想到他主子又给他来这招,急忙拍他头:“给我说清楚,别再给我弄那些东西!”

男子理会他拍打,调皮睁开眼一只眼:“服定罪哦!”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亚洛斯无奈停下动作。二皇子安布列虽然和亚洛斯是主仆关系,但两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兄弟一般,所以有些繁琐皇室礼仪该省也就省了,可亚洛斯却从违反安布列无理取闹命令。

于是乎,亚洛斯看着马车朝相反方向扬长而去,而己被抛宫殿门口,心中有万分感慨交织一起,最后化为他吐出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襟,转身向宫殿内走去。

帝王重视地位和才能,想让安布列和地位低下、孩走一起,于是召集了各个侯爵、公爵、伯爵儿,每隔一天往安布列这里送一个。安布列相貌俊美,又有风度,是帝王最爱二儿子,然让每个孩都痴迷于他。久而久之,安布列干脆再露面了,直接让亚洛斯出面拒绝们,就算那些孩再喜欢了亚洛斯,可他那冰冷个性也足够让那些孩们死了这条心。

推开房门,一如既往平静。亚洛斯心里默默呼出一口气,刚想回到房间休息,却被从门后面突然冒出一个黑影吓了一跳。

“谁?”

黑影转过头,露出一副姣好面容。伊紫看到面前少年身着庄重皇室制服,连忙下跪:“下伊紫,是布偶村派来,负责指导皇子殿下法术学习。”

“布偶村……们那里是爱偶爱要命了吗……”想起刚才趴己面前捡娃娃那个小孩,亚洛斯有些好笑低语。

“啊?”

亚洛斯收起笑容,冷冷说:“没事,殿下现没回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说完抛下伊紫一个回了房间。

伊紫听到殿下还没回来,免有些失望,但又想到如果面前少年如果是殿下,那就是军师亚洛斯了。相传亚洛斯有精致脸庞却性格冰冷,如今却露出笑容,是己得到了他赏识了呢?想到这里,伊紫嘴角勾起好看弧度,如果这样,那就再也用回那个阴暗潮湿破村子了吧。

这里干什么,还快去扫地?”仆长看到伊紫一旁发愣,大声向吼道。

伊紫向抛了个白眼,顶回去:“凭什么让我扫?我是导师佣,刚才让我扫我已经忍很久了,可是亚洛斯大亲命我用做这些!”

敢顶嘴!”

仆长抬起手刚要甩一个耳光,正好被刚出来亚洛斯一把拦住。

亚洛斯冰着一张脸温和说:“先去忙吧,是陛下派来辅导师。”

军师大出面维护伊紫,仆长也没再说什么,微微行礼后退下。倒是伊紫得意偷偷笑了起来:“我就说嘛,我身为辅导师怎么会跟们一样。”

伊紫乱吵吵,亚洛斯已经很耐烦了,再加上刚才又说谎,亚洛斯很客气扳起伊紫下颚,阴冷说:“搞清楚地位,然到时候怎么死知道。”他敢说,如果伊紫是陛下特聘辅导师,他一定能让死一万次,何况还是个巫!

战乱时,帝王亲出马到各处斩杀巫,认为他们会对己造成威胁,若某一次帝王被陷害时,来古镇塔莎巫牺牲己救了帝王命,到现那些巫们恐怕也逃脱了永远生活黑暗中命运。为了祭奠塔莎,帝王将古镇命名为塔莎古镇,但地位并没有因此提高,们代表黑色依然为们所唾弃。

亚洛斯用力一甩手,伊紫整个被甩到墙上,他冷冷瞟了还喘气伊紫,走了出去。

而一旁伊紫还大口大口喘着气,知为什么离亚洛斯近时候,周围气压明显降低,后背也出了一层冷汗,但即使是这样,伊紫也丝毫没有察觉出亚洛斯对厌恶。

布偶村。

乱处跑,又差点惹了皇室然是挨了少惩罚。双手举烛台举了一白天说,到晚上也能睡觉,还要抄草药功效一百遍。一点儿都觉得累,偷偷抽时间把偶娃娃洗干干净净,就像新一般,还给它起名叫“莉”(偶和都有金色头发,觉得娃娃就像己,于是取了一个比较相似名字),把它摆到床头前,好像所有劳累和难过看到它之后就烟消云散般。

?”

回过神,看到妈妈正微笑着看着己,眼中充满了柔和。

“妈妈,这么晚还睡吗?”说着,开心巫长扑了过去,因为这一天还没见过妈妈对己这么温柔过呢。

将要挨到巫长袖子时,“啪”一声,油灯爆灭,一下子扑了个空,脑袋磕地上,但没有很疼。

抬起头,借着月光,看到压身下是一副极为狰狞脸,被吓得惨叫一声,往相反方向跑去,可是无论如何也也挪动身躯,似乎感觉到有一双冰凉有修长手扼住了喉咙,让上来气……

可是想死,凭空一抓,摸到一个类似于布东西,用力朝身后摔去……

“救命啊——”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周围一如往常布置,终于松了口气。

原来是梦啊。

对。一惊,床头“莉见了,可一直都把它放这儿啊,怎么突然就见了呢?

穿好鞋,来及换衣服也顾得洗漱,向门外跑去。

一出门,巫长疯一样跑上来,拽住手,眼里噙满泪水,嘴上更是说惭愧:“孩子、我孩子,没事吧?是妈妈好,该让那么晚睡……”

有些奇怪,昨晚只过是做了一个一个噩梦而已,还有就是娃娃丢了……

“莉见了!想到这里,也顾上妈妈还手,一把甩开,冲出群。

可以过去!”巫长后面焦急大喊。

就跟没听到一样,一个劲儿群里挤。等挤到前面才发现,“莉”可怜地上,粉白裙子被染黑,脸上也溅满了黑色液体,而它旁边,则是一具黑色尸体。

“莉!”看到后急忙跑过去,将它揣怀里,语道:“对起啊,是我好,小心把这里,是怎么出来呢?管这些了,先把洗干净吧!”然后走出群,将其他议论抛耳外。

其实众议论也听见了,都是些“魔族袭击”“危险”之类,还有就是“诡异洋娃娃”,觉得莉诡异呢,只是有点好奇它己是怎么跑出来,还弄得这么脏。

很是细心,把莉裙子从洗了一遍,又小心翼翼把它脸擦了一遍,一切都做好后,满意看着莉傻傻笑:“说我要是该多好啊,还有能这么细心照顾,每天对着笑,一定孤单吧。”

一脸纯真看着莉,只是没有发现,莉那充满诡异笑容中,多了一丝甜蜜和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