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花园偶遇

小说:最后的灵偶店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柔水天使 字数:2760

“娜,把些衣物送到安布列殿下房间里,你就可以休息了。”女仆长萨瑞将叠好衣物递到娜手里,微笑着说。

“谢谢大人!”娜伸了懒腰,抱着衣物走出房间。

自从被送到里,娜明显感觉自己压力少了不少,女仆房人对于娜来说都长辈,所以们对待娜就像对待自己亲人般。

时间过去了十五天,娜在女仆房忙上忙下,并没有出过海选时所在宫殿,如今女仆长却把送衣物任务交给,娜心里自然愉悦。当然,还有件重要事:寻找牡灵草。

温和阳光洒在葱郁生长树叶表面,然后从叶片缝隙间斜射而下,在地面或草坪上留下浅金色影斑。躺在草丛中偷懒少年百无聊赖打了哈欠,用手上书遮住洒在脸颊上光斑,打算闭着眼养会儿神。

哼,要知道,作为安布列贴身侍卫,爱德华才不跟那些普通宫殿侍卫样,操劳大大小小宫中琐事。可令气愤偏偏看不顺眼,天天盯着也就算了,还把发落和普通侍卫样,支干那,好歹自己也出身名门贵族啊!越想越气愤,爱德华大少爷次偏不干了,索性找阴凉地儿“休憩”下。

会儿已经被皇宫交错纵横走廊转晕头晕脑,抱着大堆衣物,穿过条用石头砌成小路后来就走到了不知名美丽花园。

敢说,见过最漂亮,规模最大花园。

或许因为已经过了午后,在温和日光照射下,木,都被渲染上了柔和色彩,像披了件淡金色轻纱羽衣。空气中弥漫着蔷薇甜蜜香气和百合清香,而两种花香恰恰中和,入鼻香味正好不浓不淡,很舒适。

使劲嗅了嗅鼻子,顿时感到心情愉悦了不少,身上疲惫和劳累也随之减轻了许多。如果普通蔷薇花或者百合,它们所散发花香不会有特殊效果,而且蔷薇也好,百合也好,在宫廷中种植花卉般只有观赏性就好了,没有人会在意它们特殊效果。而现在却可以减轻疲惫感,就目前看来,娜只想到种方法,那就灌输灵药!

谁会用么高难度巫术,种巫术流程十分繁琐不说,使用不当还会有反噬作用。而且就算巫术成功施展,种用灵药配制而成花香,虽然可以短暂期间缓解人类疲惫感,但如果吸入时间长,让人类沉醉于此,直至死亡。

所以种巫术在巫族里也算半禁术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可禁术现在却出现在皇宫里,让娜隐隐感到丝不安。

下意识捂住口鼻,减少对花香吸入,然后转头向另宫殿跑去。不知道现在该去哪,但必须尽早离开地方。

片刻后,娜又回到石子砌成小路上,但那抹让觉得诡异花香依然在鼻尖萦绕着,挥撒不去。娜有些难受摆摆头,不留神踩在石子路边缘,随着断裂碎石同滚到草丛中。

尖叫声闭起眼,等待疼痛降临到身上。

睡梦中爱德华被尖叫惊醒,但点要起来准备也没有,正打算继续睡,宽厚胸膛就突然被东西狠狠掂了下。

爱德华被吵醒愤怒之火终于爆发,也不看对方谁就张口大吼:“没看到我在睡觉吗?你要……”

看到熟悉酒红色,想都没想就用小手捂住正在大吼爱德华口鼻,担心过多花香会让迷失自我。于只看到爱德华以种刚睡醒惊恐望着,并发出“呜呜呜”声音。

立马松手,然后有些急切扶着肩问:“爱、爱德华,你怎么样,有没有有没有不舒服啊?”

爱德华还没缓过来气,娜又开口:“你怎么能在里睡啊,种花香很容易中毒你知道吗?”

爱德华脸懵,“什么花香?”

轻轻吸鼻,发现刚才那股萦绕不散花香早已消失,取而代之鲜草和树叶清新。难道里没有禁术控制花?可刚才……

爱德华看着坐在自己身上却依然在想事情娜,不禁想捉弄下,于缓缓靠近娜白皙脸颊,甚至将呼出热气都扑倒脸颊上,缓缓开口:“你……担心我吗?”

惊,白皙脸颊立刻染上了绯红,把推开爱德华,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直坐在腿上,而刚才,甚至都要趴到身上去了……

“那也不用以样奇怪方式吧?”爱德华饶有兴趣看着已经炸毛,坏笑着说。

“你讨厌啦!”娜给面前少年吃了记暴栗。

安布列寝宫。

伊紫看着床上已经睡熟面容精致男人,嘴角微微勾起,眼神透过丝狠毒。

轻轻将床头木质药瓶握在手中,闭目凝神,在手掌中唤起缕紫色火焰,待药瓶全部化为飞灰,伊紫自言自语着:“切都结束了,我亲爱殿下……”

“殿下。”

门外传来声音,伊紫有些慌忙回过神,给安布列盖好被子后,疾步走到门口,十分尊敬缓缓开门。

大人。”伊紫行了标准礼仪,尽力在面前表现完美无缺。

依旧冷着张脸,看着完美伊紫眼中没有丝波动,“怎么你?殿下呢?”

伊紫内心难免会有些失落,不过早已习惯,依然恭敬说道:“殿下最近有些劳累,已经先休息了,大人。”

“哦。”淡淡应了声,转身离开宫殿。

看着渐行渐远,伊紫反而没有像以前样觉得望尘莫及,伸出手,狠狠抓住了那小小背影,露出志在必得阴笑:“呵呵,,你早晚都。”

脸淡然走出宫殿,自然不知道伊紫露出阴毒微笑,更不知道场阴谋将要降临到身上。

“话说回来,你在儿做什么?”娜看着爱德华脸懈怠,有些好奇问。

“还能干什么,当然……”爱德华突然想到,那好像对娜很感兴趣,万们关系很好怎么办?于生生 将那“懒”字咽了回去,改口说:“当然累了要休息下。”

“哦,吗?”

冰冷声音在爱德华背后响起,不禁打了哆嗦:“大、大人……”

似乎看到了娜冰冷严肃脸微微缓和了下,然后在爱德华和娜头上分别给了拳:“你们两很闲啊?”

明明同样待遇,可拳却差点把爱德华敲晕了,而对于娜来说,教训,就像抚摸般。

让娜突然想起了人,八年前晚上,误打误撞拦了皇子马车,而正冰冷黑发少年,在众人议论纷纷中帮助了

黑发少年眼神虽然淡漠,但却给种别样温暖,能在其淡漠下,用自己淡漠关心和帮助,对来说,更种尊重。女巫社会地位低下,只能在人们影子低下生活,别人尊重对们来说本就十分珍贵。而世人依然不愿付给丝怜悯,把女巫当做另类,侮辱、咒骂、欺打。

在娜看来,和那黑发少年般,冰冷外表,却有着温暖心。

如果可以永远待在里就好了,娜心里样想着,也样说了。

“你说什么?”听到娜喃喃自语着什么,淡淡问。

“啊 ,我说,大人,我可以直待在里,和你们在起吗?”娜说完就后悔了,什么奇怪问题啊?娜羞红了脸,而半会儿不回应,娜把自己骂了千万遍。

“可以,如果你不想家话。”唇角微微上扬,次听到种话,毕竟其女仆或侍卫都巴不得回家呢。

走后,爱德华凑到娜身边,说:“你脑子坏了啊?竟然连家都不想回。”

看了眼爱德华酒红色头发,温柔笑道:“因为有你们,才更像家啊!”

爱德华理解娜身为巫族不易,转而露出玩味笑容:“我算发现了,么冷漠军师大人,怎么对你就那么温柔呢?”

本想再给欠揍家伙拳,不过听说,突然抱着丝希望问:“你还记不记得,八年前塔莎古镇,二皇子游行事?”

“当然记得,我还送你娃娃来着,”爱德华说:“而且当天游行就有人拦车,对了,拦车小女孩,不过那时候好像没出什么事,毕竟那事给圆了过去。”

“你说那时下马车?”

“我不知道哎,但直都殿下军师,而且直跟着……咦,你去哪啊?”

“给殿下送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