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最好的礼物

小说:最后的灵偶店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柔水天使 字数:2642

女巫考试对娜这样巫术天才根本不算什么,所以很容易就被选入皇宫做导师,看排行榜上自己名字摆在第一,娜心里美滋滋,总算觉得这些年没白吃那么多苦。

十名入选女巫有次序在二皇子带领下进入皇宫侧厅,那里有很多贵族在议论什么,看二皇子布列带领女孩儿们进,才纷纷静下

布列清了清嗓子,对众贵族:“各位,这陛下要求带给你们巫术师,都我们精心挑选过,大家可以跟随自己意愿前挑选。”完,布列闪一旁。

入选几名女孩笔直,保持高贵与矜持,唯有娜怀里揣洋娃娃,小心谨慎四周。贵族们侍从纷纷前,将手中放制服托盘递给所选女孩,然后很绅士女孩回身边。

身边一个个女巫都被选中,唯独剩自己一个留在原位置,内心不禁充满疑惑:自己明明第一,为什么却没呢?如果没,那就不能顺利进皇宫了?那牡灵草怎么办?

一旁布列看独自一被留在台上,有些疑惑对旁边伊紫咬耳朵:“不正好吗,怎么多了一个?”

伊紫笑笑,眼神里充满得意:“殿下还不知道吧,这最后一轮淘汰赛了,剩下一个要出局。”

布列看前面有些不知所措小女孩,总觉得不太忍心让直接打包回家,于众贵族:“这个孩子我要了。”

“殿下!”伊紫叫道,心中满愤怒。一手排好计划,明明能成功把娜赶走,可一布列这里,总会出现偏差。

布列摆摆手,走身前,双手轻轻放在肩上:“我相信入选每一位巫术师都有实力,所以就这么浪费掉资源,感觉有点不舍呢。”

贵族们又纷纷议论起,脸上满惊奇,难以置信,还有嫌恶。

“皇子殿下真要这么做?”一个栗发贵族站起,指手中娃娃:“这孩子无论怎么看都很奇怪,而且还有下蛊娃娃,万一对皇室造成危害怎么办?”

呀,万一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我们可不敢和这样有什么关联!”

贵族们纷纷议论了起布列本想出面些什么,却被娜一句话噎了回

“莉才不那种东西,你们这些坏蛋!”

一张脸大声咆哮,愤怒火焰从小小身躯中喷发出,威慑了在场所有

在场都被面前这个不起眼女孩吓了一跳,全部静下,包括布列,包括伊紫,也包括在一旁冷冷观看亚洛斯。

死一般寂静,往往暴风雨前奏。

布列没想面前这个瘦弱竟然能爆发出这么强大力量,还好他最先反应过,他知道如果再不把这个女孩带走话,那恐怕只会引更大动乱。

“抱歉各位,既然都已选定,那就先请回吧,”布列微微鞠躬,拽起娜,面朝众:“这个女孩或许不你们那样呢,总之请大家放心,我会好好**。”

贵族们小声议论起,不过这次布列没再多管,直接把娜像拽小鸡似给拖了出去。竟敢在皇宫对那么多名门贵族破口大骂,若不布列及时拽出,一会儿还不知道会捅出什么乱子。

一路上,娜死命挣扎,可无奈布列微微用力就把牢牢锁住。

“你放开我!”娜不满嚷嚷,被布列一把推一个华贵房间里。

不等娜开口,布列双手死死抓住肩,把墙上,好看绿色双眸宛如一口深不见底潭水,紧紧逼。“你知不知道我很讨厌没礼貌,尤其。”

“我能不让你打包回老家已经够仁慈了,敢当面与公爵顶嘴,你知道什么下场吗?”

“我又没有错!”娜奋力挣开布列禁锢,抱紧“莉”,大吼道:“莉就不那种东西,他们我就算了,为什么总要跟一个娃娃扯上关系!莉明明、明明……他们送给我……最好礼物啊!”

“我承认我那样不对,给您添麻烦了,但你们也不能那么啊!”娜呜咽完最后一句话,哭跑了出去。

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次塔莎古镇时,面对那么多陌生景物,心中多么恐慌和无助!稍微大一些孩子嘲笑穿奇装异服,路边用以一种奇怪眼神看,告诉你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唯独两个,搭架子酒红色头发少年,递给一个娃娃,“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哦”;黑发紫眸皇族少年,冰冷性子,却意外耐心保护了将要被碾压偶娃娃……他们,给了娜最需要东西——尊重!

不知道该去哪,去找爱德华吗?可在这么一个偌大皇宫里,想找出去路都很难吧。

内心中苦水泛滥,娜在皇宫中没有目奔跑,不知不觉撞了一个满怀。

“喂,笨猪,你这干什么?”

熟悉声音,也不管谁就直接抱上去:“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就接受不了我呢?每次都要把莉扯出……不想尊重别就算了,还要扯出这么牵强理由……”

“好啦好啦,不哭了,乖。”爱德华轻轻抚上娜发丝,温柔道。虽然师父派他暗中保护这个女孩子,但让爱德华没想,一个普通女孩,竟然有这么多让心酸经历。

“爱德华。”

背后传一道冰冷声音,亚洛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爱德华对面,正冷冷注视他。

爱德华放开娜,对亚洛斯微微行礼。“大,有什么事吗?”

“刚这里很闲啊?”一句看似轻松玩笑话,可了亚洛斯嘴里,竟充满了压迫感。爱德华不禁打了个寒颤,赶紧回答:“不不不,大,我先去忙了。”完,爱德华连走带跑进了皇宫大厅。

也想跟过去,可无奈被亚洛斯一把拽住后衣领,动也动不了。

“哼,你想去哪?”亚洛斯看眼前这个比自己低一头女孩,语气依旧冷冰冰

“打包回家。”

“惹了事儿就想走?”亚洛斯抬起娜下巴,看黑色双眸。

一把推开他,就像小孩子一样张开双手,没好气:“好吧好吧,我不走了,你们想怎么罚我就怎么罚我吧!”反正都死临头了,要怪就怪自己不该那句话。

“跟我走。”亚洛斯冷冷抛下这几个字,率先进了一条走廊。

算了,大不了挨一顿打之后再用草药敷一下不就好了,娜心里虽然这样想,但还有些害怕。走了大概几十步,娜亚洛斯在一个房间口停下,突然感觉周围有些阴冷,刚转头想看一下原因,就被吓了一跳。

一件足够宽敞屋子,不过四周墙壁都黑色,不时飘过几阵冷风,还夹杂浓浓血腥味。房间里有两张暗红色床,床旁边几个木桩,上面都捆有绳子,一块大木板上摆满了各种刑具,有皮鞭、荆条什么……看直打哆嗦,最令心寒,屋子里每一处都沾满了鲜血,甚至有些还没有干……

“怕了?”亚洛斯冰冷声音从前方飘过,让娜又打了个哆嗦。

“没有!走……”娜刚要以一副视死如归态度走进刑罚室,却被亚洛斯一把,带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虽然十分狭窄,但雪白墙壁上都贴了淡粉壁纸,使这个小屋看起虽然不大,但也非常温馨。房间里几个年轻妇女互相,手里忙各自活儿,看亚洛斯在门口,都放下了手中活儿,前行礼问好:“亚洛斯大。”

亚洛斯把娜往前一推,对中间那个微胖妇女:“这,照顾好。”

一愣,不要挨打吗,为什么会这样地方?

亚洛斯似乎看出了疑惑,似笑非笑:“怎么,你惹了皇室,还想一走了之?还……你想被我痛抽一回?确,像你们这样,就算被我打死,也觉得挺光荣吧,不过我下手一直都很重……”

“为什么你……”娜一开口突然发现自己侧重点不对,立马改口:“没有,就这样吧,谢谢大。”

亚洛斯没再多什么,他临走时候多瞟了一眼“莉”,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笑,许多年前,他这样维护了一个娃娃,也让他找了重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