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苗山幽深山开学馆 唐皇帝南郊祭上天

小说:贞观旧时光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一弯残月 字数:5332

上回书说,苗山风和苗宜家因为担心受我的连累,断谴责我的罪行。我被无罪释放之后打们一措手及,久之后,皇上特意颁布诏书,解除关于我开设馆的禁令。久之后,王员外还跟我商量开设馆的事,那是一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坐在一间茶馆里。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喝着茶,王员外说:“这一次一定行稳致远,可以再出半点纰漏。”我些无奈的说:“想这一点是很容易的。”王员外说:“一人之所以能够成就巨大的功业,就是因为非同一般的忍耐力,如此才能够成就别人无法成就的事。”我说:“我希望把馆开设在南郊比较荒凉的地方。”王员外一脸解的说:“这是为何呢?”我说:“热闹的地方合适做馆,而一地方想做清静就难免忍受一些荒凉。”王员外说:“我对开设馆没什么具体的想法,唯一能保证的就是所需资金是非常充足的。”

天上挂着几颗残星显得极为黯淡,我一人静静的在院子里夺步。院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在这寂静当中我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按说王员外如此的帮助我,我也应该在某一方面帮助。然而如今却是一面倒的帮助我,而我却只能说一些感激的话。人在世应当明白这样一道理,当一人无法被人依靠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也没可以依靠之人。在这世上没人愿意帮助别人,你看人在帮助别人的时候,其实你看,只是帮助自己。每当想起王员外,我都感非常的内疚。人家原本幸福的家庭,却因为我的缘故而导致家中和,进而分道扬镳家破人亡,之后我就在南郊选定地方,那是一非常破旧的院落,经过简单修整之后,便正式挂牌营业。因为当时百姓家中普遍都余粮,而且都改变家族命运的心,所以很多人都愿意把子弟送

的第一天,按照规矩举行拜师之仪,大致的流程是这样的。对着堂正中的孔夫子像行礼,然后又对着师父行礼,师父站着还礼。第一批一共收二十,王员外费很大的力气,又一次让的儿子拜我的门下,赵铁锤也把的儿子送。等仪式结束之后,我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也意愿,希望可以成为富五车之人,现在仍旧没能够如愿,从今天开始我将尽力帮助每一位业方面所成就。”等明日,我一早就在门口等候们赶之后先对我行礼,然后接受问答。结束之后,我还礼让们进去。走的时候,人就一对一的行礼,对于说这没什么,对于先说却在体力上是非常大的考验。当时很多先节省体力而选择一对多行礼,我却说:“我在问上并很大的优势,只能最大限度的拿出诚意教导大家。”

当时,当时天下堂普遍存在对使用武力的现象。就算是在长安也非常的盛行,而我却在这方面非常的克制。所以别的堂,你会看这些们一缩手缩脚,像是老鼠见猫一样。而我所在的堂,们一张牙舞爪都像是老虎一样。好在这些小老虎们都伤人,在别的堂,先在礼数方面对求很高,轮还礼的时候,则显得非常的敷衍,当然先可以依据自己所掌握的知识,找一套强力的理论支撑的行为,我说:“一般情况下,人都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你对一人抱以微笑,而对方却唾你一口,这种情况并非没,但却非常的罕见。”尽管如此,在我的当中还是出现这样的人,而我的做法是将那人打一顿,也没字的训诫,而是直接找的家长。

我说:“令郎各方面的资质都非常好,相信只合适的先就一定可以变成用之才。很显然我是这样一位先,因为我没办法得的尊重,所以请你把令郎带走,另外找人教导吧!”与此同时我退还费,我说:“师徒一场,临别之际,我没别的东西赠送给你,只希望另外某位先的门下,务必记得善待那些善待你的人,尊重那些尊重你的人。”我的这举动,把那位家长吓一跳。希望我能够宽恕的儿子这一次,我说:“我是宽恕,我如何教导其呢?再说我没字,我希望能找更好的先。”那位家长带着自己的儿子恨恨的走,我说:“我刚才说的话,你们记住吗?善待那些善待你的人,尊重那些尊重你们的人。特别是在你们还能成事的时候,更加珍惜这样的人。”

经历这次事件之后,堂纪律肃然,每次我走进教室都能够感受一种前所未的庄重感,这种庄重感自于一种叫做师道尊严的东西。一次赵铁锤馆看望我,的儿子教室读书,并没像往常一样听自己父亲的声音就飞奔而。赵铁锤说:“你说我们父子之间的情分会因为这影响吗?”我说:“一明白事理的人是尽孝的。”叹口气说:“我真的非常羡慕你,你这馆的先看起像是一山大王。”我说:“并是我这什么起,而是孔夫子老人家起,我过是替老人家传道而已,只孔老夫子道代代相传,家族必然兴旺,天下必然太平。”赵铁锤说:“你这话听起像是一馆做先的人说的,而更像是翰林院某位翰林说的话。”我说:“其实圣人和俗人说的话差多,但们做的事情却天差地别。”

在这一段时间,王员外的儿子虽然对我满,却似乎一种无形的力量迫使尊重我。我说:“一明白事理的人,那么多的怨恨,而更多的是怜悯。就拿令堂说,当初她跟令尊过下去,是因为令尊资助过我,如果她知道令尊背后的打算,就那么多的满。读书之后你会明白很多道理,但很多道理只能揣肚子里,没办法告诉别人。”虽然明白我在说什么,却听得格外认真。又是一月光如银的夜晚,在这期间我请人为我做一张琴,因为我通音律,所以每逢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是用手指将琴胡乱拨一通,并能够形成任何曲调。所以每当我拨弦的时候,总能够听树枝上的鸟儿被惊飞的声音。琴者心也,琴声就是心声。

一年之际,光阴似水。传言已经是深秋,树叶停的往地上掉,以至于已经厚厚的铺一层。树枝已经枯,在风声之中再树叶的声音。就在这时候,在堂的院子里出现熟悉的身影。她穿着一件灰色的道袍,手里拿着浮沉,背着行囊,穿着一双布鞋。我出去之后赶紧叉手行礼,对方也叉手还礼,我说:“多日见,你好像已经很多变化。”对方笑着说:“许久未见你竟然变得如此稳重,举手投足之间打事大夫的风范。”一听这话我连连摆手,说:“像我这样一人,怎么敢以事大夫自居呢?虽然逢治世,却仍旧是一无用之人。”对方说:“话可能这么讲,已经替皇上解决难题,皇上这才解除对你的禁令。”我说:“你是一直待在南山吗?这些事情你是听谁说的?”对方说:“听谁说的,重的是你已经度过难关。”我说:“人在世,所经过的难关太多,而且最后一道难关是谁也过去的。”

送走们,我们坐下,一边饮茶一边聊天,她说:“一直以我都觉得自己是一非常超脱的人,可是在山里待的久,我人就会感觉些闷,所以出走一走,可当我长安之后,看着街上往往的行人,没是我熟悉的,我知道你是否曾经感受过这种寂寞,这才此地,拜访故人。”我叹口气说:“如此瞧得起我,这是让我受宠若惊。”对方听这话更是感惊讶,说:“这话何意,难道之前你觉得我对你好吗?”我说:“你是一直都很瞧得起我,我一直都受宠若惊。”对方说:“我若想得道,真知道修炼什么时候。”我说:“道士们最终的心愿是羽化成仙,但我从人真的羽化成仙,大多数人虽然住在佛门道观之内,终其一过得仍然是世俗人的活。”对方说:“读书难道是如此吗?能够建功立业的万中无一,能够成为圣人的,更是少之又少。”

萧玉蓉在堂呆很短的一段时间就走,临别之际,我们都显得些伤感。我说:“你听说过这样一词叫做一期一会。就是很多因缘一一次,错过就永远错过。”萧玉蓉虽然没听得很明白,眼泪却夺眶而出,望着她飘然而去,深秋的风显得些凄厉。在远处一条河,河水流动的声音仿佛时间正在逝去。我一人回卧室里,默默的哭很久。男儿轻弹,只是未伤心处。男人流眼泪似乎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但是这件事在很多人的眼里却未必是如此。比方说魏武帝曹孟德非常的喜欢笑,也经常的哭,而且是当着文臣武将的面大哭,那些文成武将并没因为哭而笑话

当今的贞观皇帝也是一经常哭的人,身边的那些文臣武将也没人笑话。日子知道过多久,一天清晨起,天空忽然飘起雪花。王员外竟然冒着风雪,骑着一匹马堂。拎着酒和肉,笑嘻嘻的走。我赶紧站起行礼,拿着酒肉还礼。之后拿出餐具,两人坐好,说:“我做很多伙伴,但大家过是相互利用谋求财货而已。唯独你与别人同,在这馆之中怡然自得,说实话,我些羡慕你。”我说:“你现在家中累资巨万,可以过得非常的精彩,何必羡慕我一穷书呢?”王员外说:“这世道往往是如此,时间花钱的人,没时间挣钱,时间挣钱的人,没时间花钱。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蜜蜂,知道自己在为谁辛苦为谁甜。”我说:“你是为自己的儿子吗?”笑着说:“儿孙自儿孙福,莫为儿孙做马牛。”

我说:“儿孙福都是祖上积攒下的,想一想,如果一家的杀人放火,的子女能多少福气呢?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你就是种树之人。”我当时看些伤感,心里想莫非是与儿子之间又出什么瓜葛,问之后才知道,原和儿子吵一架。儿子竟然冲大吼大叫,这伤的心,我说:“《南华经》当中记载这样一故事,人非常喜欢马,给马提供最好的草料,还一只巨大的海螺接马尿。一天一只蚊子正在马的同步抢夺血液,此人冲过去一巴”掌将蚊子拍死。此举竟然让马受惊,活活的将那人踢死。”王员外目瞪口呆,我说:“你爱一人是一回事,能理解你的这份爱是另外一回事。”王员外说:“以你看这件事该如何处置呢?”我说:“我告诉你的是,对一人好很重,但是理解你同样重是你的好心被当做驴肝肺,岂是白忙活一场。”

王员外听点点头说:“读书人说话就是一样。”我说:“看着光景你与令郎产隔阂也是一天两天的事,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件事只能缓图之,可急于求成。”王员外说:“我底该怎么做呢?请你帮我拟一章程,我一定照办。”我说:“下次出行的机会,条件越是艰苦越好,你带着,让知道你做意是多么容易,但是在这期间你牢记,你绝能将容易三字说出口,相反你轻描淡写,觉得这些事非常的轻松,如此才会对你肃然起敬。”王员外说:“之后呢?”我摊开双手说:“没之后,只对你敬意,你们之间所愉快都会烟消云散。请你想一下,即便是一路人都能让你肃然起敬,你都会对好的,何况是自己的阿爷呢?”

王员外拍着双手笑着说:“我以前真的没瞧出,你这人还是一智多星,你这朋友我交的太值。”回去之后没多久,王员外的儿子果然请假,我说:“出去长一长见识总是好的,但是可以耽误功课。”说:“堂怎么会耽误功课呢?”我说:“我会给你布置一些作业,只完成算耽误功课。”一天布置作业,瞬间开心起,我说:“人在世总是做一些事情,难道这一路上你打算游山玩水成?”大概所人都会觉得,是这世上万千活在一共同的世界里,然而在我看,使着万千灵,活在万千世界里。同的人看感受的世界完全同,时候你的世界能够与别人的世界和谐共存,时候你的世界与别人的世界陷入激烈的冲突,以至于你死我活的地步。王员外终于带着儿子出发,这一路上的情形与儿子之前的想象大同。

风餐露宿说,还接受各种自水土服的考验。特别是一些南方地区,当地人与们语言通,一小心就会酿成冲突。西南古滇国之地,当地人重女轻男。男女之间夫妻之实,却无夫妻之名,甚至一些地方,下儿子就溺死在河里,下女儿就抚养成人。大多数人只知母,父。看这一群自中原的男人,我投非常鄙夷的目光,满脸横肉的50岁上下的女人说:“你们这些男人,好好的在家里做家务,出折腾什么,真是给祖上丢脸。”王员外拱手说:“内地与西南边陲风俗同,在这边以女人为大女人为尊,中原的天泽可是男人。我们这里固然所冒犯,但我们带着你们需的东西,你们又如何能拒绝呢?只希望彼此各守其俗、互冒犯。”王员外的儿子目瞪口呆,特别是听说人将新的男婴溺死在河里,更是仿佛听五雷轰顶一般。

们从西南回的时候,已经是深冬时节,冬至很快就。为准备圜丘举行的祭天大礼,太常寺已经忙碌好一阵儿。皇上早早的就已经开始斋戒,这一天,几位重臣政事堂。房乔说:“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眼下最重的就是在圜丘举行的郊天大礼,其的事情往后排,但也管。”魏征说:“几天必须非常的虔诚,所以在这段时间把这些事情告诉陛下。”戴胄说:“这么做当然没问题,但是我担心。”房乔说:“什么顾虑妨直说。”戴胄说:“把这些烦心事告诉陛下,陛下就会觉得天下已经太平,这样岂是把假消息告诉上天。”房乔点点头说:“那就这样,这些事情只是让陛下知道,求陛下处理这些事。”

久之后,天子率领王公贵胄文武百官圜丘,皇上穿着大裘,文武百官也各自穿着祭祀的法服,整过程显的**肃穆。仪式结束之后,每受邀出席仪式的人都分一片祭肉。这对于大家说是一份荣誉,每年举行郊天大礼之际,父亲也会得一份祭肉,原因是皇室感激当年曾经侍奉过天子。当宫里的中官把祭肉送的时候,父亲跪着把祭肉接。然后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款待中官,说:“大家龙体如何?”中官拱起双手说:“祖宗保佑,大家龙体安泰。”父亲说:“这都感激宫中的各位内侍竭尽全力侍奉陛下,这些都是大唐的功臣。”中官说:“我早就看出你是一明白事理的人,像朝中的一些人总把我们视作是奸人。”父亲说:“这些人都是被诗书礼教害,你们没必与这等人计较。”中官说:“哟,瞧你这话说的,大家还指望们协助治国呢?我们是真跟们过去,岂是成唐朝的罪人?”

一听这话,父亲更加显得虔诚,说:“中官如此识大体,真是大唐百姓的福分。”中官说:“我就知道你会做人,两头都得罪。”送走中官,苗山风说:“这些人过是皇家养的狗而已,我们何必对们那么客气呢?”一听这话,父亲瞪圆双眼说:“如今你也拿少朝廷的钱粮,难道你也是朝廷养的狗吗?往后你记住,可以自以为贵,可以自以人贱。”一看父亲动怒,苗山风赶紧拱手说:“父亲的教诲,儿子记住。”因为之前的缘故,我与苗山风、苗宜家之间关系越越疏远,对于这样一种情形,我的父母感非常的焦虑。们总想把我叫回去聚一聚,这让苗山风和苗宜家非常的头疼,父亲说:“你们怪我为人父母都是如此。”苗山风赶紧说:“父亲大人误会,我绝对没怪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