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再抢揍你

小说:不留殇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吃素的 字数:1848

“难道亭长没吗?我们当然亭长饭碗啊。”邬及筷子,直接上手撕了一条鸡腿狠狠啃了一口,哎呦,真香呐!料没等她感慨完,手里鸡腿就被褚宽抽走理所当然吃了起

“再抢我揍你啊!”邬冲厚颜无耻恶狠狠挥了挥拳头,伸手又撕另一条鸡腿啃。

“……”亭长满头冷汗着奇葩二里很没底,尤其那绯衣男子贵气逼,实在无法将其纳入土匪行列。

一群女眷都退避三舍,有早已偷偷溜之大吉,但凡肯走都提吊胆瞅着褚宽那张脸

墨厌找一把筷子,邬一笑泯恩仇热情招呼郑凡也过吃饭,于是乎,在亭长忐忑安满憋屈注视,四当自家一般吃喝起,还边吃边聊。

总算吃饱喝足擦擦嘴,才抬头去正眼瞧这位亭长,“开仓放粮,或是悬梁自尽,你二选一。”云淡风轻话又吓出亭长一脑门冷汗。

管你等究竟何,我有财做事问无愧。今年按律法所征收粮食税负,在秋收后便全都一斗上交到了县府,如今正值隆冬,公库存粮没有很正常过!你等凭甚强所难!”亭长斗胆挺直腰杆辩解。

“好,亭长,如此你是打算好活了。”邬邪肆一笑转眸向仍在狼吞虎咽墨厌,“赶车,你去核实一公库存粮,再问问府里知情配合该用刑用刑,该杀就杀。”简单粗暴法子最有效。

“……是!”墨厌微微迟疑后十分……十分难得又配合邬行动了一回,用力咽嘴里肉,起身大步离去,那架势将杀眨眼凶残歹形象体现淋漓尽致。

“你你你究竟是什么?!竟敢罔王法滥杀无辜!别以为天高皇帝远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休怪我……”亭长气得胡须直抖指着邬鼻子喷口水。

“停停停停停!”邬耐烦挥袖打断,“郑凡,你去搜府里粮仓核实清楚全部存粮,谁挡杀谁用手留情。”她问过屋主夫妇每年征收税负情况,分明超出了按律上缴三倍止!

亭长还要说什么,褚宽一个茶杯丢过去击中其胸口,一口气没上两眼一翻晕倒去,又引发一阵女惊恐尖叫声,然后鸟兽散……

“邬,那夜那批少是江湖帮派之。”褚宽搁筷子扭头着邬认真道。

“……”江湖帮派?邬默然片刻轻描淡写道,“所以呢?与眼灾情有何关系吗?”朝廷能及时赈灾安抚民,如此去恐怕会引起这一带大批百姓暴动。

“我只是想告诉你,南境素存在几大江湖帮派占地为王势力均弱,从受朝廷统治,主要靠接镖、码头水运、贩卖私盐粮食牲口、甚至是贩卖口为生。这些帮派关系错综复杂与一些关键朝廷命官都有牵扯,这么多年,朝廷用尽法子都无法将其撼动,你确定要捅马蜂窝?”他想她给她自己招惹麻烦。

“……”红毛鸡知道少啊,“难成要坐吃山空等饿死啊,捅马蜂窝说准运气好能吃到蜜浆呢。”邬无所畏惧模样使得苦口婆很是头疼。

“此事牵扯甚广,你难道就万一连累到你?我觉得此事咱适可而止即可,其余事情应当由该做之去做。”应该由你一个涉世未深女儿家去铤而走险。

“红毛鸡,这些毫无担当话是该从一个皇子口中说出吗?苟活于世懦夫说就是你这种。你爹娘知道你如此没出息吗?我你是你爹从犄角旮旯里捡回吧?”邬十分鄙视唾弃,对于未知凶险她一笑而过,想,就算她有安于一隅有意招惹是非,还是照样隔三差五被追杀。家国动荡安,任谁能独善其身逍遥度日。

“……”褚宽被呛得无语至极,在她眼里。他就如此差劲?他如此说辞只是想她涉险而已。

郑凡先回,说府里存粮充足,够全府上吃喝两月应该没问题。

“将他绑起,盯紧可别让他跑了。”邬又指了指晕倒在坐座椅亭长,“我回去接大美儿过。府里其他想逃就随他们去。”正好让他们去通风报信引蛇出洞。

宽扫一眼郑凡,见其自觉动手去捆绑,他才起身抬脚跟上邬而去。

寂静街巷湿滑难走,白日里积雪消融形成小溪流,却透着寒冬阴寒之气,令寒气入骨。

裹紧衣袍急步行而行,却忽然听到雪夜中响起凄厉哭嚎声,惊得有些头皮发麻。她回头到褚宽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同样是浑身戒备。

察觉出周边有异样邬便要寻声去,却被褚宽紧紧拽住衣袖,“事出反常必有妖,当有诈。”能冒冒失失就去自投罗网。

“你怕死就赶紧滚。”丢现眼。

“……”为何总是误解他好意,褚宽郁结万分。

寻到一家住户墙根,妇裂肺哭声听得更真切,“呜呜呜,可怜我孩儿啊!究竟是什么魔鬼害了我苦命孩儿?!啊!!呜呜呜!老天爷难道眼瞎了吗?!我一定替我孩儿报仇雪恨!呜呜呜……”妇嚎啕大哭声听得头皮发紧情沉重。

宽没得及阻拦,邬就已一跃身翻墙跳入破败小院落中,借着冷月映衬着白雪光辉,到一瘫坐在屋门外搂着一……无助绝望大哭。

宽跟进及时强硬阻止邬再靠近,担有诈。邬瞪他一眼仔细打量,到妇所抱之一动动,也感觉到活气息。

“大婶,可否告知是谁害了您儿子?”邬同情泛滥,忍住多嘴。

抽泣着扭头一才发觉有陌生,“你们是谁?!是是你们这些魔鬼害了我孩儿?!你们拿命!!我跟你们拼了!!!”妇披头散发松开怀里爬起,发疯似朝邬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