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希望你能杀了我

小说:吾有无数修炼法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皇甫星汉 字数:3015

再次醒来汉发现自己出现一个漆黑牢笼之中,望向四周,都是孩子,一群和外貌年龄差不多孩子

汉出现一个意外

汉确确实实将自身属性变~化为元属性,但元属性却完全不能作为基础属性,因为《亘古辰诀》缘由,能量属性必须、一定得是宇宙·辰双属性

所以,汉只得将自己属性再次变~换

但是,由于次并没有混沌那种好到不得环境,汉只得再次使用禁术,已暂时将自己所有记忆封印为代价,缓慢但无隐患转化能量

也因此,汉可以光明正大

是谁?”

哪?”

要往哪去?”

然后回答

是……汉·……·皇甫·琉……琉奈……琉奈海姆?”

说着,汉环视一下四周,说一句

里……不知道地方,以及……”

汉扫一眼被人把守着门口

“……貌似出不去”

叹息一口气,然后随手打飞一个正要偷袭他小孩子,回到自己角落里,闭上眼,睡过去……

……

三年后,

汉一闪,躲过袭向自己一砍,然后遵循着记忆之中那个奇奇怪怪地方浮现出来一本书里内容《七夜暗杀术·剑》,直接提起手中剑,刺出无数剑

“闪鞘·八点冲!”

一瞬之间,异界暗杀之术就个世界放出光华!仅此一招,眼前与汉对峙青年就立刻被汉打成重伤,再起不能

随手将短剑丢掉,然后像往常一样,向着自己角落走去,一次,哪些奇怪人叫住

“不是结束训练吗,又有什么事情?”

听起来轻松自若稚~嫩嗓音与他年纪相符。

不过,说话声里欠缺一种决定性要素—也就是自然产生感情。

担任〈教导师〉长者们从房间外面观察到实力,不禁一阵哗然。

「不会错……他就是蒙受主约之子。」

「他一定是继承魔王力量后继者啊。」

横卧地面上男子们,个个都是身手不凡、活跃于台面下知名暗杀者。

但是眼前年竟短短数分钟内,单凭一己之力就将他们尽数击倒。

而且他连呼吸都没有丝毫紊乱迹象。

「接下来是什么训练?」

汉再度开口询问。

接下来对手不是人类——」

「……那是什么?〈元素灵界〉捉来魔兽?还是灵?」

汉已然遗忘什么叫做恐惧;他内心确切存过、属于人类情感,早一年之前就已经遭到抹灭

「——是灵没错。」

解。只要把那个灵像他们一样弄坏就行吧?」

「……对。」

长者们对他点头示意。

「那么……们说那只灵呢,它哪?」

汉所假想对手是一只长得像庞大魔兽灵。

出乎意料是——

对手里。」

迈步走到汉身前是——一名娇柔可爱~

身高比汉略为高出一头。

~有着一头长至腰~际柔顺黑发,跟一双几乎要引人堕入其中黄昏色眼眸。

看到她,汉不禁惊讶得瞠目结舌。

他鲜会露出吃惊表情。

「……怎么是个生?」

「——好……初次见面,汉。」

~揪起午夜色洋装裙摆,弯腰对汉行过正式礼节。

「她是暗灵蕾斯蒂亚——她曾被那位传说中魔王使唤过,是最高位灵。」

家伙……她也是灵吗……?」

也难怪汉会感到猜疑。

因为他记忆被封印之后,还没有看过其他能够幻化成~人形灵。

「最高位灵当中,也有些能以人类样貌现身。」

「想必她能够引领迈向更高境界吧。」

长者们教诲声回荡间有如牢笼般房间里。

但是汉完全没有心思去留意他们说话声音。

不可思议事情发生——

汉对眼前美丽~望得出神

「请多多指教,汉。」

~脸上露出羞涩腼腆微笑,向汉伸出她手。

汉忽然如梦初醒,挥手打掉~手掌说:

「不要碰会把也破坏掉……就像倒那边几个家伙一样。」

「——是吗,期待表现喔。」

看到她脸上稍纵即逝受伤表情——

汉心中有股莫名情绪逐渐骚~动起来。

……

汉和暗~邂逅后,又过几天。

个时候,身心都已经被对方摧折得惨不忍睹。

「咕……啊……」

他原本自信地认为,自己已经与死亡比邻而居严酷训练中熬出头

事实上,和他一样被带到个机构孩子们,大多都已经丧失他们年幼宝贵性命。

他们死亡并未换得丝毫哀悼、同情、或者名誉;殒命儿童被〈教导院〉长者们称作「没有资格人」,像是毁损道具一样,只落得被丢弃悲惨下场。

汉是从那地狱活下来幸存者。

他获得非凡实力,能够赤手空拳地击败一群训练有素暗杀者。

没想到,经过和暗灵相处短短几天时间,他便深刻地体验到——

那些技巧只不过是扮家家酒般伎俩罢

「……汉,还好吧?」

~露出担心表情.察看倒卧汉反应。

「……不要……碰……」

「呃……对不起。」

~有点受伤地伸手拉起汉。

「设法让变得更强是被赋予使命,所以……不要生气喔。」

「……生气?」

汉瞪着~说:

是想侮辱吗——没有感情种东西,只是个杀戮道具而已。」

汉苦撑着遍体鳞伤身~体站起来。

但他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正翻涌着一股冲动,那是和他刚刚说话兜不上边冲动。

那不是愤怒、也不是憎恨……而是某种更特别——感情。

所以,为让自己成为完美杀人道具——

他必须把~抹灭掉才行……他不得不么做。

「把杀掉是被赋予命令,而——也只是执行命令而已。」

「——是呀,说得很对。尽管试着杀吧,汉。」

……

自从汉打定主意,要杀他心里掀起莫名波涛~开始——

他就以难以置信速度突飞猛进地成长。

情况发展,连当初引领两人邂逅〈教导院〉长者们也没料想到。如今,和年同样〈教导院〉接受训练、并拥有位阶灵使,只剩下屈指可数几人有能耐担任他对手。

不是说要杀吗?」

会杀啊——就不久将来……」

每次都历时数小时,以死斗为形式漫长教导中—

曾几何时,对话已经成两人口头禅。

激烈厮杀过后,汉常常会找她聊天。

~总会把世界上奇闻趣事——汉一无所知那些事说给他听。

包括充斥世界上悲伤、喜悦、还有数不尽美丽事物。

每天晚上汉就寝时,~都会陪他身旁,温柔地说枕边故事哄他入睡。

——旁人眼中,段关系实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国王又再度封印油灯灵——」

「……接下来呢?」

汉把头枕~膝上,任性地央求她继续把故事说完。

~每次都故事进行到最地方忽然打住。

「接下来呀,要等明天才说。」

她温柔地抚~弄着紫色长发,嫣然微笑道。

很难想像没多久前,她才刚用同一只手对汉毫不留情地施展过魔术攻击。

「现说完嘛,明天搞不好就会丧命耶。」

「对……明天得完成破坏大祭殿任务呢——」

“年仅十二岁”汉,已经得开始执行〈教导院〉派给他工作

「破坏工作主要是穆亚负责和莉莉负责援护她;听说〈大祭殿〉上有多达八个灵骑士担任守卫。」

能活着回来吗?」

哪知道,反正是道具——只能按照命令完成任务而已。」

「可是……如果死掉话,就听不到下半段故事罗。」

闻言,汉蓦地睁开原本快阖上眼皮说:

「……不想要样。」

「如果想听完故事话,就乖乖活着回来喔。」

「……嗯,样啊……答应。」

汉率直地点头同意。

「而且,们不是还有个约定吗——」

「约定?」

「要由来把杀掉啊。」

「呵呵……说得没错。」

汉对死亡并没有丝毫畏惧,但是现……汉首次涌现出「想活下去」想法。

是为遵守和她之间约定——

一定要活着!

……

与她分别,是那么地让人措手不及。

「今天是最后一次担任教练日子罗。」

「……咦?」

面对突如其来道别,汉愕然愣原地。

「为什么……为什么要走嘛!还没——还没杀啊!」

已经变强呀,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教导。」

黑发~和蔼地嫣然微笑,黄昏色眼眸中却闪烁着忧伤神情。

「……不要。」

汉?」

不要!身边!永远永远留下来陪——」

说到一半,汉忽然醒悟到什么似噤声打住。

「所以………………」

汉有生以来第一次腼腆地羞红脸。

也会露出种表情呢。记得们刚刚相遇时候,整天摆着一张扑克脸喔。」

~温柔地抚~弄头。

「现都长得跟一样高。」

「……那里戏弄!」

汉有点生气地摇头说道。

和她邂逅之前,自封记忆他,根本不会有么强烈情绪起伏。

「说好故事呢——」

「……咦?」

还没把上次那则故事结局说完呢。」

汉指是就寝前她说给他听枕边故事。

曾几何时,故事接下来发展已经成他最期待乐趣。

「……对不起。」

干嘛?为什么要跟道歉啊——」

忽然,~用一个吻打断话。

「……!」

汉惊讶得瞠大眼睛。

~缓缓移开唇~瓣,羞涩地对他笑道:

初吻吗?」

「……」

汉露出恍惚朦胧神情点点头……他感到脑袋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希望能记住个吻,因为们之间缔结契约誓约之吻咐。」

~温柔抚摸汉脸庞手指,逐渐幻化成光之粒子消失半空中。

「要是有一天不再是自己时候,希望能——」

——希望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