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章 表演

小说:异世可以出神入化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丙楠 字数:1983

“这天气怎么这么热啊?”夏波擦拭头上的汗水。

“前几天啥感觉也没有,现在有感觉,你应该庆幸”黑说道。

啥?没有感觉?

“可不,你前几天晚上睡觉感觉冷吗?”黑接话。“现在,有温度,证明咱们在正常的维界面”。

“还真的”夏波睁大眼睛目视前方。

转头望去,些屋顶,非常多。这只能证明终于

前方,万分激动。因为再找不家,他俩就让饿死

直接撒丫子往前方跑。

河没有从村落出来,另外方向。

呼吁~呼吁~俩大口大口喘气。

跑的路上,越来越多。

不久,城门就出现眼前。

进入城零零散散的非常少。

‘大叔,这附近有买吃的地方吗?’夏波对位中年大叔般的问道。

‘那有’指向巷子面的铺店。

‘谢谢

交谈,他们就进巷子,进入饭馆,直接说要菜。反应过来,自己没有带钱!

就问有什么菜。用什么钱?

些饼之类的,其余的没有。这菜真少。

他们用先令币支付,自己肯定没有,更何况自己都没有听说过这些钱长啥样?

自己拿出来些乌图图那的酒袋子和店主换些饼。

店主爽快的答应

几张饼,俩开始狼吞虎咽吃起来,吃的时候夏波还不忘下屋子面的,这些都类模样的,心理有些踏实。

只要不乌图图那样的的模样就好,话又说回来,不过那家都待和善,非常善良,虽然自己与他们有很少的接触。

只不过他们的胆子就

吃完饭,就开始在城瞎逛。

处路边,手个罐子,面向群众,让大家罐子空的,然拿起手帕,盖在罐口的位置。

‘我能把个空的罐子变出好多金币,你们信不信?’大胡子魔术师说道。

群有的走,有的留下。

‘这些老套路早就

‘就啊’

没等众说完,魔术师道‘我的这个可以让你们出现金币,不信你们’。

听,还从未见过让别面,变戏法的。好奇心都向罐子。

魔术师把手帕拿走,们的目光纷纷罐口。魔术师拿起枚金币,扔进罐子,用手摇罐子,金币变成两枚!哇~有孩张大嘴巴惊讶道。们纷纷罐子,希望变出更多的金币。

魔术师又开始摇,两枚金币变成四枚,非常的神奇。

没有,这就我的魔术,谢谢捧场’。

‘好,这魔术真神奇啊’有的议论道。

夏波和黑也目睹眼前目,虽然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但,他们两个没有多么惊讶的表情。

‘要不,会咱们也变点戏法’夏波对黑说道。‘你表演个现场喷火’

黑:‘我?’

‘真得,咱们赚点钱,要不咱们买什么啊?’

‘万我被抓怎么办?'

‘抓你干什么呢?’

‘因为我那个...,不说,反正我有超能力,不黑道。‘再说,万怎么办?’。

‘不,你啊’

啊,只不过我不正常的

‘我出来

黑:...

‘不好意思’夏波苦笑道。

‘不,怎么必须赚点盘缠,这样咱们在路上才不会饿死’。

拧不过他,就勉强答应他

在路边开始搭棚子,用几张破布做帷幕。这样来,外面的帐篷面的的杂技,必须进入屋子棚子面才能见。这样他们要杂耍就必须买票。不得说夏波的这个点子真太聪明。

门口写‘魔法师现身表演魔法’。

夏波开始在门口拉客,‘客官过来,表演魔法,史无前例|!’

他这么喊,还真有进来来。

夏波在门口说道:‘我们这先付钱,再的’。

眼夏波,半信半疑给200先令。

‘开张’赚的第笔钱,虽然不多。但两顿饭的钱出来

表演开始

黑拿颗石头放前地上,自己退几步,然蓄力打。

......

‘法术,失传的魔法,重现江湖’夏波在外面喊道。

外面的,有的进来,有的听见的呼喊声,进来热闹。

夏波就负责收取钱,背包面开始变的鼓鼓的。

面的表演,无不叹口。

会场的越来越多,吸引不少的

黑表演烧茄子,烧西瓜,烧卢果。

在会场中有位眼神凌厉的出来,这不道具做得出来的。真真实实的喷火,使石头变成粉末。

从衣袖面拿出只蜻蜓似的昆虫,放出去。这只虫子从帐篷的顶端飞空中。

这只虫子飞皇宫面,落张呈黑棕色的桌子上,有位头顶黑色帽子的,拿起虫子,对声念几句,然离开这屋子,跑向屋子面。

正在表演极兴的时候,群拿刀的武士闯入会场。

们都被吓得跑掉,现场瞬间沸腾起来。

黑和夏波已经从面的路跑进城中的巷子面。不得说他们的逃跑能力流。

这情况就知道自己来的。

间没的破屋子面,黑趴在窗口盼窗外,生怕有进来。

夏波则在屋子面寻找藏钱的地方。这时,屋子面的地砖,找个靠墙的位置。顺手数数,从上往下第七块砖。然徒手把地砖扣开,用截木头戳坑,把背包扔进就去,埋好。再把地砖铺上,把多余的土辸院子。

切做好,俩慢慢的出去

他们知道此地不能待,那帮强盗准上自己的钱财。

出门间酒店。

随即,两进去间房。

‘现在,不缺钱。就等外面风平浪静,悄悄拿走钱就上路。’夏波声对黑说道。

‘嗯’黑说话‘咱们这天赚的真不少啊’

‘那得多亏你’

‘还有你’

呵呵呵

这时,楼梯上面出现急促的上楼声音。

听这声音不像的声音。

夏波胆子大些,去慢慢开门外面外面什么情况。

黑做出要攻击的手势,随时攻击。

都屏住呼吸。

门被夏波慢慢虚掩出条缝隙,睁大眼睛外面。

眼前就楼梯,什么也没有。

向左也没有。然,把门打开探出头望去。

向左边,条幽深的楼道。右边则几张油画。

什么也没有。

又把门慢慢关。就在关门的刻,个黑影出现在夏波的身